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聚焦热点

聚焦社会热点,传递网络声音,匡扶正义民生

 
 
 

日志

 
 

宝马乡——石集,壮观宝马乡!200多台豪车同时发车场面  

2011-07-12 19:52: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宝马乡——石集,壮观宝马乡!200多台豪车同时发车场面

“宝马、奔驰、保时捷、英菲尼迪、捷豹、凯迪拉克、路虎、悍马、法拉利、兰博基尼、玛莎拉蒂……”近日,在宿迁论坛上,有网友列出了江苏省宝马乡泗洪县拥有的各类豪车数量,数字令人咋舌。其中,泗洪县辖下的宝马乡石集乡更是因为豪车云集,被网友们戏称为“宝马乡”。关于泗洪豪车的保有量,尽管网友发布的数据版本不一,但大家都认可的一个事实是,在泗洪县城以及石集乡,的确好车云集。 一个并不很富裕的县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多豪车?同样不算富裕的宝马乡石集乡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开上了“宝马”?网帖将这个不无奇怪的现象,归结为这里曾经发生过几近疯狂的“全民高利贷”风潮。而在百度搜索“宝马乡,石集乡”,它已经和“高利贷”成了关联词组。

  壮观宝马乡!200多台豪车同时发车场面 :

 

宝马乡
宝马乡 - 网络爆料
并不富裕的石集乡突然“闯”进了几十辆甚至上百辆宝马车,原来是高利贷在“发力”在宿迁论坛上,网友“懵然心动”发帖称,目前泗洪有宝马在800辆左右,奔驰600多辆、奥迪500多辆、保时捷50多辆、英菲尼迪50多辆、捷豹30多辆、凯迪拉克20多辆、路虎20多辆、林肯十几辆、悍马十几辆、法拉利1辆、兰博基尼1辆、玛莎拉蒂1辆……泗洪800辆宝马车中,有500辆是石集的。因为拥有众多宝马车,石集乡在互联网上被网友称为“宝马乡”。

 

“宝马乡”的批判与救赎

宝马乡 - 暴富原因
事实上,泗洪并不富裕。根据泗洪官方公布的统计数据,2010年,该县全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81亿元,财政总收入首次突破30亿元,一般预算收入首次突破10亿元、达到13.41亿元,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1690元,农民人均纯收入6695元。数据说明泗洪县在江苏经济欠发达的苏北地区排名也比较靠后。

而根据有关报价,以宝马车为例,最便宜的国产宝马也要30多万元。出现在石集街头的豪车,动辄价格都在上百万元。并不富裕的老百姓,如何有能力购买并拥有那些价格高昂的名贵轿车?

梳理各大论坛中关于石集乡豪车云集的信息,不难发现一个逻辑:那就是相当部分的豪车,都与高利贷有千丝万缕的联系。那些名车背后的“创富”故事,都被网友与高利贷联系到了一起。石集人证实了这种说法。有石集人向记者介绍,当地不少人放高利贷,借来2分3分,放出去1毛2毛,甚至更高。就是以月息1毛(10%)计,借出去10万元,1个月后收回来就变成了11万元。

在石集,人们把放高利贷称为“放爪子”。实际上,“放爪子”的人也有好几个层次。有人将钱投给“放爪子”的人,得到的是3-5分的利息。尔后,“放爪子”的人再将钱放给自己的上线,上线给的利息可能会是1毛。中间经历多个环节后,钱款到达借款人手中的时候,利息有的已高达3毛(月息30%)多。当然,有些有渠道的人,在这个金字塔的结构中,并不需要经历太多的中间环节,可以直接将钱放给中间环节的“放爪子”的人。利息当然不是最底端的老百姓得到的3-5分,而是1毛。不管如何,高额的利差,是大家所疯狂追求的。

宝马乡 - “疯狂”过后
村民王翠英的儿子把6.7万元拆迁款,都投进了高利贷,血本无归。面对无钱购买安置房的现实,王翠英的丈夫感到很无奈2011年6月29日上午,天气炎热,坐在树荫下的石集乡冯庄村村民王翠英一脸无助。2011年71岁的王翠英所在的冯庄村去年8月份遭遇拆迁,政府给的补偿款,让这个贫困家庭有了些积蓄。“当时乡里面一共给了拆迁款6.7万元。”王翠英说,乡里面正在建安置房,这些钱用来购置新房的,现在不可能了。

王翠英的儿子将这笔拆迁补偿款加上卖宅基地的钱,全部投进了高利贷。“我们老冯庄的村民,绝大部分村民都将拆迁款投进去了,现在上线是谁,我们也不知道,只知道钱是要不回来了。”王翠英老两口现在暂住在一处简陋的民房内。房间里可以说是家徒四壁。

冯庄村有3个大队,七八百口人,都是去年拆迁的。“本来大家都没有钱,但拆迁后的这笔安置款,却让大家不淡定了!”村民们介绍说,冯庄村大部分村民都把拆迁安置款放了高利贷。之所以义无反顾地将全部身家投进高利贷当中,最直观的原因是:身边那些熟悉的人一夜暴富了。

“某某家买奔驰了,某某家买宝马了!”由于住处距离街上不远,村民们几乎每天都能听到庆贺的爆竹声。有村民回忆说,“那些发了财的年轻人,脖子上挂的都是手指粗、金光闪闪的链子。他们的家人也是穿金戴银。”

这种突然致富的场景很容易成为一种“示范”。于是村民冲动了,王翠英的大儿子就是在这种情形下,将拆迁款全部投进去的。她的小儿子甚至还把自己打工挣来的1500元以5分的利息放了出去。

“利息太高了,一般情况下都是1毛多。”王翠英等介绍说,结息的周期一般是10天。但是很少有人愿意到期后拿回利息,而且又将利息投入本金,希望利滚利。“大儿子除拿家里的钱去放贷外,还在外面从亲戚朋友中弄来了不少钱。数额到底有多少,我们也无法知道。”

现在,安置房快要建好了,但冯庄村拆迁后散居在石集乡政府所在地周围的村民们,有不少人开始望房兴叹。

宝马乡 - 各方回应
政府:未接到报警

约谈、监控个别“爪王”
事实上,从2011年5月份以后,石集乡的高利贷活动已开始降温。招摇过市的豪车几乎不见踪影。赚到钱的一些放贷者、甚至亏空严重的一些放贷者,都似乎一夜消失了。普通老百姓的判断是:政府开始打击这种涉嫌非法集资,甚至诈骗的行径了。

从年初到5月份,面对疯狂的高利贷,政府有关部门做了哪些工作?泗洪县公安局有关人士说,2011年5月份,公安局、金融机构联合在县城范围内对非法集资情况进行过宣传。 一是放宽或鼓励在法律规定范围内民间资本进入实体经济;二是加大监控力度,限制民间资本过度进入房地产业;三是坚决打击民间资本畸形进入赌场等非法领域;四是对典型案例进行宣传,让民众充分认识到非法融资的危害性;五是对极少数民间融资“爪王”进行个别约谈,监控其收支能力和产业发展状况,防止出现资金链断裂之类的问题。

泗洪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表示,“石国豹只是石集乡民间融资的流向之一,有关部门已经对其进行了约谈。”他表示,泗洪民间融资问题确实存在着局部利率过高和部分借贷手续不规范的问题,但正是这部分已经形成的问题,对普通群众是十分敏感的。所以泗洪在处置过程中十分小心谨慎,采用多种方法措施进行稳控,力争实现软着陆,努力实现平稳过渡和有效掌控。

律师:
高利贷放贷者损失
不受法律保护

泗洪县石集乡高利贷风潮,带来的问题不仅是经济上的也是社会上的,一些参与放贷的农民很可能出现无钱购置安置房的困境。中国法学会会员、江苏茂通律师事务所主任刘茂通表示,高利贷受害人和知情者均可以向公安机关进行举报。

刘茂通律师说,高利贷与民间借贷的区别在于:民间借贷是属于互助性质的行为,通常属于私人之间的单独交往。虽然放贷者也从中牟取利益,但其利息一般不高,并且最多只能为银行利息的4倍。而高利贷的放贷者则是以牟取暴利为其唯一的目的,放贷者把放贷当做一种商业行为,利息过高。其二,规模不同,高利贷则规模较大,通常是向不特定的多数人多次发放贷款。根据有关规定,高于四倍以上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民间借贷不受法律保护。

“对高利放贷行为以非法经营罪判刑,其法律适用得到了最高人民法院刑二庭的书面回复认同。”刘茂通律师告诉记者,根据情况不同,高利贷在操作过程中,还有可能涉嫌非法吸收吸收公众存款罪或者集资诈骗罪。“无论是上述哪一种罪名,公安机关接到举报后都应该及时立案查处。任何知道案情的人或者有犯罪线索的人都有权利举报到公安机关,公安机关不能以不是受害人为由拒绝受理。”


宝马乡-暴富原因,宝马乡“疯狂”过后的批判与救赎

一直以来,我对于高利贷有个浅显的认识:那是富裕地区的专利,比如东部沿海发达地区和西部能源型区域。富裕地区富人云集,富人手中大量的资金需要寻找增值出路,我把钱贷给你,你给我高利息。而穷乡僻壤的人们大多囊中羞涩,玩不起富人才能玩的游戏。这种认识一次次被媒体有关高利贷的报道所颠覆,相对贫困地区的高利贷其实一点也不逊色。

早先曾略知一点有关江苏泗洪的县情,此乃我国东部最贫困的县之一,上世纪五十年代泗洪从安徽划给江苏,这么多年来还是一个省级贫困县。正是这个穷县,高利贷却搞得风生水起。有报道说,网民列出了泗洪县拥有的各类豪车数量,令人咋舌。其下辖的并不富裕的石集乡更是因为突然“闯”进几十甚至上百辆宝马车,被戏称为“宝马乡”。豪车云集,原来都是高利贷在“发力”,名车背后的“创富”故事,与高利贷联系到一起。由此看来,高利贷的勃兴与地区贫富并无必然关系,这也令我更加明白一个道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钱的地方就有“战争”。

报道称石集乡“疯狂高利贷人人参与”,这难免让人不安。正面的东西“人人参与”往往很难,不过是官方习惯性的号召用语;负面的东西“人人参与”的可能性则大得多,而当它发展到这种程度的时候,十有八九就是疯了,离灾难不远了。尤其是高利贷这玩意,最容易产生泡沫,也最容易导致泡沫破灭。泗洪县包括农民、医生、个体工商户、教师等在内的各色人等均参与高利贷活动,这从一个侧面折射出中国金融乱象,高利贷如野火春风,正从地下燃到地上。

“高利贷,阎王债,陷进去,出不来”,高利贷一向被人们咒骂,受害者不单是融资借贷人,还有一旦资金链断裂后泡沫破灭无以兑现的集资放贷人。高利贷的盛行,不但是个人、家庭的梦魇,还是社会的灾难。浙江“吴英非法集资案”,包头“高利贷逼死亿万富豪案”,就是明证。泗洪县一时间豪车云集,不过是部分人暴富之后演绎出的林林总总光怪陆离的世间怪相之一景,能热闹多久还是个大大的问号。

财富的创造本来靠时间、知识、技能和自己的努力积累而成,仅凭放高利贷骤富的模式,颠覆了正常的社会创富伦理。财富得来太快和过于容易,暴富者的价值观念受到极大冲击,炫富心理滋生,冲动消费蔓延,乃至有人斗富比奢,更有人禁不住声色、赌博诱惑,财富在他们手中犹如过山车,坐吃山空,返贫的可能性极大。一旦返贫,必将成为整个社会的包袱。放高利贷致富这束开放在泗洪县的毒罂粟尽管看上去很艳丽,却满身锯齿,散发着神秘而危险的气息。

在文学影视作品中,高利贷总是处于不义的地位。莎士比亚曾从人道主义角度,对苛刻的放高利贷者夏洛克高进行了淋漓尽致的控诉。杨白劳被高利贷逼得家破人亡,喜儿逃进深山成了白毛女,恶霸地主黄世仁曾引得一片切齿。高利贷严重违反社会公平,不仅违反马克思经典经济学理论,也违反西方经济学平均利润理论,更违反中国传统道德。据说过去高利贷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到期还不清,放贷者就会把借贷人的脚筋割断,以示惩罚。如果泗洪的民间高利贷不能实现官方所称的“软着陆”,接下来的景况是可以预设的:逃亡、暴力、官司、仇恨、破产、返贫。

我所忧虑的是,放眼全国城乡,民间高利贷有遍地开花之势。随着金融调控力度不断加大,银根持续收紧,银行贷款门槛愈益抬高,越“穷”的越贷不到款。银行为了追逐高额贷款利息,甚至把大量资金放给民间高利贷公司等,导致社会正常融资渠道不畅,中小企业、自然人融资难度尤为突出。一些中小企业、个人苦于资金周转不灵,迫于无奈,不得不通过各种远高于正常银行贷款利率的高利贷形式筹措资金,却陷入高利贷的泥淖而不能自拔。

当今中国民间之高利贷已不只是一种民间借贷行为,而已形成一个非常行业。高利贷已经不仅仅与黑道有关,不管红道、白道、金道,都能路路通了。且过去放高利贷是“九出十三归”,高利贷的利息逐日起“钉”(利息),以复息计算,此谓之“利叠利”。而眼下如江苏泗洪,高利贷月息竟高达三角,其利息之高,令人心惊肉跳。“黄世仁”们再世,也一定自叹不如。

高利贷有导致“穷者愈穷、富者愈富”的马太效应和对社会阶层分化的加速作用,给政权统治带来不稳定因素,几乎所有的政府都会站在政治和道德高度上把反对高利贷当作保护穷人的手段。在一方面谴责高利贷,另一方面通常又不能采取适当措施提高农村的信贷可得性的情况下,实际上加大了民间放贷人的放贷风险和成本,带来了高利贷的风险溢价,对高利贷的蔓延不仅没有起到釜底抽薪的作用,反而变成了火上浇油。

在屡受打压、利率畸高的背景下,民间借贷仍向农村提供了超过70%资金的现实,本身就是需要金融当局认真反思的。一味强调打击高利贷,可能最终伤害的是农村发展。就像费孝通《江村经济》描述1936年的苏南农民所说的那样,以前我们至少还有个地方借个钱渡过危机,现在连借钱的地方都没有了。对于民间借贷,通过疏导和规范,让处于灰色地带的金融活动阳光化,千方百计地扩大农民的信贷可得性,应是金融对策的基本取向。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